科技

PPP政府中长期支出被地方定为隐性债务中

2019-04-11 08:38: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政府隐性债务增长过快、风险不可测引起高层警惕,一场遏制隐形债务增长的风暴今年开始在各地刮起。

财经从消息人士拿到一份某省会城市财政局要求统计当地隐性债务的通知,通知要求开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形成的政府中长期支出事项被列入隐性债务。该人士表示,这意味着在遏制隐性债务增长背景下,当地PPP监管将加强,政府付费类的PPP项目将减少。

其实,一些地方借PPP模式变相举债形成政府隐性债务的举措已经遭到中央部委严打。但PPP项目中形成的政府中长期支出是否属于隐性债务则有较大争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孟春认为,PPP支出不同于政府债务和负债,规范的PPP项目不涉及隐性债务。根据现有政策文件,PPP支出不属于上述政策文件明确的地方政府债务范畴。同时,隐性债务一般认为是未纳入预算管理、终需要政府承担的债务,而规范的PPP项目合同中财政支出与预算管理衔接,不涉及 隐性 。此外,《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PPP)综合信息平台运行的通知》规定未纳入综合信息平台库的项目,原则上不得通过财政预算安排支出。

不过一位财政部人士告诉财经,PPP项目如果涉及建设支出,实际上都是政府隐性债务。而未来社会资本纯运营支出则不是隐性债务,除非超出了当地财政可承受能力玻璃观景平台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也认为,地方隐性债务包括建设性债务、消费性债务和政策性融资担保,如平台公司债务、棚改债务、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的债务、PPP项目的债务、地方国企僵尸企业债务、金融扶贫项目债务、养老金缺口、政策性融资担保等。

PPP项目中政府承担的中长期到底有多大规模?

财政部近期公布的《PPP项目财政承受能力汇总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显示,经对财政部PPP项目库6400个、总投资约10万亿元的入库项目2018年1月末财承报告数据进行分析,年间,需要从一般公共预算中安排的支出总额为9.9万亿元,年均支出3194亿元。其中,已落地项目2921个、总投资4CRM
.9万亿元,涉及支出4.7万亿元,占支出总额的47.5%,年均支出1581亿元。

《报告》称,未来PPP项目政府支出,从地区分布看,中西部地区支出压力较大,排名前五的省份分别是湖南、河南、四川、内蒙古和云南。从时间分布看,各年度支出呈先增后减趋势。现有项目存量2024年支出总额将达到峰值,为5891亿元,其后逐年下降。

财政部称,开展PPP项目财政承受能力论证是保障项目合同履行、防控中长期财政风险的关键。总体看,财政可承受能力10%的限额有力控制了各地PPP项目的数量、规模,但预计253个市县支出已超出限额,需引起警惕。

为了给地方狂推PPP项目套上 缰绳 ,财政部设定了PPP项目支出10%的红线,即每一年度全部PPP项目需要从预算中安排的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比例应当不超过10%。

目前PPP项目中的回报机制中,分为使用者付费、可行性缺口补助和政府付费三种模式,其中后两种需要政府承担支出,尤其是纯政府付费类项目。为了遏制政府隐性债务增长,其实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官方对纯政府付费类PPP项目一直很慎重。

财政部金融司司长、PPP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毅去年11月初公开表示,在PPP项目库集中清理时,对过度依赖政府付费的项目,要予以剔除。

去年11月中旬,为了防止PPP异化为新的融资平台,坚决遏制隐性债务风险增量,去年底财政部印发的《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提出,审慎开展政府付费类PPP项目。对于通过政府付费或可行性缺口补助方式获得回报,但未建立与项目产出绩效相挂钩的付费机制的;政府付费或可行性缺口补助在项目合作期内未连续、平滑支付,导致某一时期内财政支出压力激增的项目,不允许进入财政部PPP项目库,这基本上等于被否定采用PPP模式。

一些省份则直接不做付费类PPP项目。湖南省财政厅今年3月公布的《关于实施PPP和政府购买服务负面清单管理的通知》中,明确仅涉及工程建设而无实际运营内容、无现金流,完全由政府付费的,如市政道路建设、公路建设、广场、绿化(风光)带等工程建设不得采用PPP模式。

本文来源财经,作者陈益刊,原标题《监管强化,PPP政府中长期支出被地方定为隐性债务》

:多管齐下 改变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形成机制

多管齐下,改变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形成机制 关键是建立权责清晰的央地财政关系

刘波

特约评论员 刘波

日前财政部部长刘昆在《求是》杂志撰文表示,虽然当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有的地方继续违法违规变相举债,风险隐患不容忽视。他指出,要着力防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一方面,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另一方面,积极稳妥化解存量隐性债务。

地方政府以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或者通过违规融资、违规担保以及其他隐蔽方式变相举债,其原因是复杂和多方面的。既有政府职能转变不力、株守原来的政绩观等方面的因素,也有相关制度不完善、财政硬约束没有建立的因素,此外地方政府的财权事权不相匹配也是重要原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多与其沉重的财政压力是互为表里的问题。所以解决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需要从多角度去入手,更需要建立起完善的财政制度和监督管理制度。

长期以来,由于制度约束不力等因素,地方政府投资范围过宽,其中用于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支出刚性增长,挤压预算内用于投资建设的资金规模。另一方面,在政绩考核和经济利益等因素的驱使下,地方政府往往选择通过制度外和预算外的渠道来筹集资金,用以维系其超越财力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这催生了大量不合法合规的融资平台,近年来这些平台已经得到了大幅度的清理。为了防范快速攀升的地方债风险,中央政府采取一系列 堵疏结合、以堵为主 的治理举措,但这项债务清理工程依然远远没有彻底完结。

由于地方政府往往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所以,虽然规则明确禁止胡乱举债,但变相举债的 潜规则 成为了现实中的常见现象。同时道德风险问题也很突出,一些地方政府甚至形成了只管借不管还的借债型发展观,进行涸泽而渔的短期行为,把问题留给后任政府,或者抛给中央政府去解决,造成隐性的债务风险不断积攒。

加强隐性债务风险防范工作是未来的重大挑战。地方政府均应严格遵守预算法,超出合法政府债务范畴的债务都构成风险隐患,这是地方政府应当树立的重要意识。应当从制度建设入手,改变地方政府债务的预算软约束状态,同时让地方政府端正思想,不要产生中央政府将会为债务兜底的错误想法。对于出现违约的地方债,应当采取市场化、法治化的处理方式,兼顾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权益,并严格禁止地方政府把债务负担转移到其他实体头上。

一方面要控制潜在的金融风险,另一方面要积极培育未来的增长潜力。7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地方政府债务应主要应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提供、扶贫攻坚、农田水利等领域,以突破结构性瓶颈,培育未来增长潜力,夯实发展后劲。而地方举债进行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建设的行为,应当厉行禁止。在地方资金的使用上,应当鼓励和教育地方政府处理好当前发展需要和长远考虑之间的关系,通过科学的规划让资金发挥出的发展效益。

同时必须看到地方变相举债泛滥的另一面是其所面临的财政压力,所以在堵住变相举债的 后门 的同时,也应当扩大地方政府合法举债的 前门 ,通过建立规范的制度来鼓励地方政府以合法合规方式举债,包括发行专项债券等,并通过加大对变相举债的惩罚来改变地方政府的激励机制,使之更愿意通过正当方式举债。另一方面要鼓励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将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的资源集中起来推动地方的发展。此外要推动地方债务公开透明,编制综合全面的政府会计报告,所有地方债项目都要实现可溯源性和可追查性,绝不容许任何不负的举债行为。

进一步清理地方债务是当前重要的去杠杆工作之一。为了走出以前的治理困局,改变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的尴尬局面,长远来看重要的是继续推动财政税收体制改革,把分税制改革没有完成的任务继续推向深入,建立起权责清晰的央地财政关系显影液供应
,以彻底改变地方隐性债务风险背后的形成机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