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浙江评弹团的挣扎与守望

2018-12-07 05:08:59

浙江评弹团的挣扎与守望

婺剧

宁海平调

浦江乱弹

淳安三角戏

“如果戏没了,就真没戏了”

一个非遗曲艺项目的生存样本

7月29日上午10点,骄阳似火。

浙江曲艺杂技总团二楼,传出阵阵柔婉的吟唱。歌声时断时续,却沁人心脾。

推门进去,一张长条桌边,围坐着5个怀抱琵琶的姑娘,她们时而合唱,时而独唱。“这里要拖得长一点。表情也要注意。”每唱完一段,坐在对面的老师——陆嘉乐、方晏磊夫妇都会挑出姑娘们唱得不

到位的地方,一边讲解,一边示范。

这5个姑娘今年20岁。一个多月前,她们从苏州评弹学校“传承班”毕业,来到杭州,成为浙江评弹团的演员。她们的到来,让浙江评弹团的演员人数突破了个位数——从6人升至11人。

她们次在杭州观众面前亮相,是一周之前的大华书场,为了纪念浙江成为“评弹保护地”5周年。5个姑娘穿着美丽的旗袍,唱了一个开篇《姑苏好风光》,座下观众报以热烈掌声。那一晚开始,她们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浙江评弹“五朵金花”。

作为非遗项目的评弹,如今的境遇并不乐观。“观众越来越少,从业的演员也越来越少。”浙江评弹团团长严小方感叹:“她们是浙江评弹的新生力量,也是我们的希望所在。”

演一场,一个演员只能拿到一两百元

6个演员苦苦支撑非遗项目

希望,是一个美好的词汇,但是,当人们谈到这个词汇时,往往是在现实境况不如意的时候。

浙江评弹曾有过一段辉煌的过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浙江的评弹团有数十个之多。然后,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评弹团日渐衰落,到现在,仅剩下的一个——浙江评弹团。

浙江曲杂总团的党支部书记陈正良向介绍了评弹团情况。

浙江曲杂总团下属三个团,评弹、杂技和曲艺。其中评弹团规模小,演员少。6个专业演员中,只有一对完整的搭档,其他几位演员都是与外地评弹演员拼搭的。2011年文化体制改革,失去了事业单位编制,一些正处于黄金期的演员选择提前退休,去年,又有两个年轻演员奔着“事业编制”去了上海。

评弹演员们必须出去“跑码头”,奔波于苏州、上海、杭州三地。一场演出,一个演员一般只能拿到一两百元。“除去车船费和餐费,就所剩无几了。”演出收入之外,团里会给每个演员发档案工资。按级别,一级演员每月接近3000元,二、三、四级演员则在2000至1000元之间。“算下来,一个演员一年的全部收入在6万元左右。这个收入,在杭州实在不能算高。”

令人忧心的是评弹市场的日益萎缩。在杭州,能常年听到评弹的仅有大华书场。苏州和上海稍好一些,但总体上也是不景气的。这与评弹的主要观众群有关,多是老年人,消费能力不高,门票只能定在元的低位,多数书场都入不敷出。

市场的萎缩,直接导致从业人员减少。这几年,浙江评弹团6个演员苦苦支撑着这个非遗项目。

“对曲杂总团来说,评弹团这一块基本上不能创收,但是,它是我们曲杂总团的根。不论怎样,我们都要把根保留住。”陈正良说。

防护网围栏
墙角护轮
捕野鸡机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