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Nest去年营收仅34亿美元或失去谷歌5

2019-05-15 01:3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消息人士周三泄漏,Alphabet旗下的智能家居公司Nest去年的营收约为3.4亿美元。物联装备市场仍处于发展早期,能够获得这样的成绩固然可喜,但是这一数据仍低于谷歌(微博)(已在2015年重组为Alphabet)在2014年斥资32亿美元收购Nest时设定的目标。

在谷歌重组为Alphabet之后,Nest已成为后者的一家子公司,因此其销售数据将会面临外界的密切关注,而今年将是Nest创办至今为关键的一年。

与两年前被谷歌收购时相比,Nest如今的窘境相去甚远。当时,谷歌完成了公司成立至今范围的并购交易,希望利用Nest与苹果在快速增长的智能家居设备市场进行竞争。谷歌同时还招来了Nest首席执行官、苹果前高管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希望把苹果的硬件感悟力注入到公司。但是在Nest的营收未及预期以后,这家公司的未来开始变得悬而未决。

2013年年底,当法德尔与谷歌商讨收购问题时,双方曾在收购协议中确定了两个条款。法德尔确保自己能够得到来自谷歌的经营预算;作为回报,谷歌也设定了一份重要的保留条款,要求Nest主要高管和技术人员在交易完成后能够留任。

据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称,当时的预算期限为三年。除非Alphabet决定继续资助Nest,否则后者到今年年底将不再得到来自母公司的预算支持。据悉,谷歌当时曾许诺每年向Nest提供约5亿美元的预算。

在收购后为保留Nest员工,谷歌创建了一份行权计划,以限制Nest高管在特定日期之前套现手中的股票--但是谷歌当时设定的时间限制也将在今年开始陆续到期。另有消息人士称,Nest与谷歌在收购初还为前者设定了一份销售目标:每年销售额达到3亿美元。

但是在收购Nest两年以后,该公司依旧无法单独完成这一销售目标。虽然该公司去年的营收达到了3.4亿美元,但这其中包括了来自于络摄像头公司Dropcam的销售额。在谷歌完成收购Nest的交易半年以后,后者又斥资5.55亿美元收购了Dropcam。

不过,这却是这两家本来属于不同企业团队梦魇的开始,因为两家公司的企业文化根本无法融合。Nest首席执行官法德尔不久向科技站《The Information》表示,许多员工并没有我们期望的那么好,他们是一个非常小的团队。而且不幸的是,他们还不是一个特别有经验的团队。

Dropcam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格雷格杜飞(Greg Duffy)对此并不买账,他在自己的博客中表示公然将Dropcam当做替罪羊是一种侮辱。在Dropcam被收购的时候,公司正在创造有史以来的销售成绩。产品在亚马逊上的评分达到了4.5星,正准备同大型零售商商谈合作,拥有充足的现金储备,且计划推出更多创新产品。而且,我们的投资人和团队实际上都不希望卖掉公司,这完全是我的错。

虽然Nest的境况在当前看上去已足够糟,但到今年年底时情况可能会更糟。在行权限制到期以后,一些Nest的主要高管将可能会选择离职。消息人士称,由于当前公司危机不断,高管离职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另外,母公司Alphabet的高管一直在谈论对非谷歌公司进行本钱控制,这意味着他们不会再向过去那样慷慨的提供预算支持。

Alphabet上一财季已首次分谷歌和其他业务两个部份披露业绩。其他业务包括了Alphabet数量庞大,但前景渺茫的子公司。Alphabet其他业务在2015年的营收仅为4.48亿美元,该公司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在会议中表示:其他业务的营收来自于Nest、生命科学业务Verily、以及谷歌光纤。

谷歌光纤并未披露过自己的营收情况。不过熟悉该部门的消息人士称,谷歌光纤的年营收接近于9900万美元。此外,有消息称Verily的年营收低于1000万美元。

Nest当前销售3款产品:旗舰产品为智能恒温器;Protect烟雾探测器,以及智能安全摄像头Nest Cam。除此之外,Nest还通过与公用事业公司的结盟取得营收。Nest前员工表示,在2014年,Dropcam的营收增幅已超过了Nest的其它两款产品。但是在Nest更改品牌以后,Dropcam的智能安全摄像头增速在去年开始放缓。截至目前,Alphabet与Nest均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子宫内膜炎怎么治疗
宫颈炎的症状表现
白带带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